诗与远方——纪念2021但丁逝世700周年

发表于2021-01-10 11:01:37 | 18次阅读

诗与远方——欧洲《离骚》七百年

怕谁?一蓑烟雨任平生

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

——节选自苏轼《定风波》

在如今“大师”头衔纷飞的浮躁时代,少有人再去追问何谓“大师”?

在欧洲,自文艺复兴开始至今约700 年来的时光荏苒,能被欧洲人称为“大师”级的伟大人物,依然没有超过25 位。其中,就有《神曲》的作者但丁。

但凡“大师”,往往都是被后来的效仿者们,自发地拥趸成了一种最高规则的制定人。或者说,他(她)无意中成为了某种伟大规则的创造者,而不是这种规则的效仿者、变通者、提炼者。

“世界上本没有路,走得人多了,自然成了路”——这是大部分中国人都熟悉的、鲁迅大师所说过的话。

但问题是,鲁迅自己,却从没说过那话是他说的——因为鲁迅引用的,正是但丁的意大利语原文。这对坟墓中如今无法再走出来的但丁来说,也太不公平了!想必鲁迅泉下有知,一定会在另一个世界,替国人们向但丁先生道歉。

严格地说,但丁并不属于之后影响了全世界的、欧洲那场伟大的文艺复兴时代的人物。而是文艺复兴之前——归于中世纪的——最后一名在舞台中央被追光聚焦的谢幕人。甚至可以说,但丁以一种掘墓人的姿态,为荒昧的中世纪立下了历史注脚,叛逆地送走了一个时代,并为下一个时代的开启,定下了思想与文学的基调!

当然,这种叛逆,以其被终生流放为代价。不过,对于但丁来说,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诗和远方,是当下国人们在生命所不可承受之重的时代压力下,最后的一丝浪漫主义喘息。但论这种“诗和远方”的浪漫主义,并不是中国今天才有。

早在两千三百多年前的春秋时代,屈原就已经是第一人;八百年前北宋的苏轼(号:东坡居士),更是把“诗和远方”精神,升华到了一个更完美的高度。

而煌煌巨著《神曲》的作者——但丁,是欧洲文学史上继往开来的诗人,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他评价很高。其个人的思想境界、与对文学形式的贡献突破,堪比欧洲版的屈原及《楚辞》(离骚);其个人后半生颠沛流离的境遇,以及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怕谁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流离态度,又如同东坡居士的精神写照。(但丁比苏轼晚诞生一百多年)

《神曲》是一部长篇史诗(诗歌体裁,类似于屈原的《楚辞》或苏轼的宋词),全诗分《地狱》、《炼狱》、《天堂》三部,各33 章,加上序曲,共100 章。是一部具有强烈政治倾向性的作品,旨在唤醒人心、深刻揭露了当时的政治和社会现实。

《神曲》对于现实的揭露,一般都通过人物形象进行。揭露者和被揭露者,大部分是欧洲古代历史上或当时欧洲的著名人物。严厉谴责当时全欧洲的皇权——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,又对当时垄断欧洲人精神思想的教会(教权)之桎楛和腐败,进行无情揭露和尖锐批判。

作品以梦幻神游的方式,通过作者但丁自己,和他与在地狱、炼狱、天国三重环境中遇到的著名人物谈话,反映出欧洲中古文化领域的成就和重大问题。作者描写的虽然是来世,但却是现世的反映:“地狱”是现世的实际情况、“炼狱”是从现实到达理想所必经的苦难历程、“天国”则是最后要去争取实现的理想。作品既暴露现状、也描绘理想。既是现实主义、又是浪漫主义。

上图说明:今天的佛罗伦萨圣母百花教堂内,还保留一幅与但丁相关的著名绘画。这是一幅由多米尼科在1465 年但丁诞辰200 周年之际绘制的壁画,描绘的是但丁手中拿着《神曲》,向人们展示作品中所描绘的地狱和天堂的场景。这副绘画以后便出现在许多各国语言版本的《神曲》书籍封面上。

但丁通过文字,反对中世纪的神学蒙昧主义,提倡发展文化、追求思想。表达 “现世”的意义,认为人不应该只为“来世”作牺牲和准备,而更应追求“人本身的价值”。这其实是为随后到来的欧洲“人文主义”运动,奠定了思想方向,所以但丁同时又被看作为西方文艺复兴时代的前沿先驱!

——毫无疑问,在当时,这样的“离经叛道”、颠覆纲常的言论,在意大利乃至整个西方,必然是“反动思想”的典型代表、人间妖孽的不二标本!

永远流放?如果放在中国历史上,这样的待遇绝对是太便宜但丁了!敢同时反帝、又反社会道德传统的狂妄之徒,显然不仅仅是自己纳上“我活腻了”的投名状,甚至连他的九族,都有“赴万死以谢罪天下”的嫌疑!即便活在神话传说里,就算有着不死之身的第一号反骨叛将“齐天大圣”,最终也得落得个被压如来佛五指山下、忍受整整五百年黑暗与巨大痛苦的煎熬。

上图说明:东方神话中威权反叛主义代表形象孙悟空,最终被象征着传统文化与权势和道统的如来,收服并镇压在了五指山下

对比于中国的历史,如从这点上来说,西方黑暗的中世纪,似乎暗得还尚不至于“太黑”(请看官们不要过度解读,这里没有其它潜台词,仅就文化说文化而已)

金秋九月,意大利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,前往拉文纳市(但丁最后辞世与落葬的地方),参访但丁陵墓并出席活动,拉开了“但丁逝世700 周年”一系列纪念活动的序幕,这些活动将在意大利和全世界范围内展开,一直持续到2021 年秋季。

上图说明: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,发表但丁逝世700 周年国际纪念年度年讲话,并随后赴拉文纳瞻仰但丁墓

从近代科学主义的集大成者——达芬奇(墓碑上被后人镌刻上“上帝在人间的智慧化身”这一迄今为止欧洲人文史上的最高评价),2019 是他逝世五百周年的世界纪念年度年;到当代人类一切唯美主义理念与表达形式的鼻祖大师——拉斐尔,2020 是他逝世五百周年的世界纪念年度年;再到掀开独立的“人之价值”理念大幕的欧洲“诗与远方”泰斗但丁。这一连串搞的,意大利同学,你简直也太爱表现自己了!警告处分!

末了,只能怪米开朗基罗太高寿了,得熬到2064 年——才能等到他老人家五百周年的纪念。天哪!显然对很多人来说,这又是另一个层面上的烦恼问题了!

免责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图片文字视频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       

0/200
留言
暂无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