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岁飞行员抗战老兵郑州辞世,曾在京被授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

发表于2022-07-28 08:11:11 | 44次阅读

7天前,卢沟桥“七七事变”纪念日的前一天,李占瑞还在郑州家中试着与儿子合唱“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”,他已说话困难,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,吃饭也大不如前,只能合着儿子的声音打节拍。

李晶在接受大河报·豫视频记者采访时称,当天下午,爷爷情况就不太好,送至医院急救就进了重症监护室。12日下午通知让去医院,“结果我们还没到医院就又接到通知,爷爷心脏停止跳动,医院给出的去世证明是急性心梗,目前我们家人已在家中布置了灵堂,送老人最后一程”。

李占瑞是备受媒体关注的抗战老兵之一。2015年9月2日上午,在人民大会堂,国家领导人向30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、抗战将领、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代表颁发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”纪念章。其中,新乡籍的抗战老兵李占瑞名列其中。


李占瑞(受访者供图)


家人已为老人布置了灵堂(受访者供图)

老兵口述:当年日军的半颗子弹,如今还留在他脚上

2014年9月3日,《大河报》曾邀请几十名抗战老兵齐聚郑州,其中就有李占瑞,此前志愿者多次上门走访,并对其过往经历进行认真核查、认证,证实了老人的老兵身份,这是当时大河报记者为其做的口述实录:

我叫李占瑞,是驻印远征空军。我出生在河南新乡,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,16岁的我决绝地结束了中学生涯,投笔从戎。

1937年7月的一天,我从报纸上看到,贵阳的“中央防空学校”在漯河招生,我和哥哥告别父母,前去应试。考试顺利通过,我和哥哥也暂时告别,我被送往湖南岳阳接受集训,随后又辗转到常德、桂林等地。战争的炮火生生将亲人分开,在湖南衡阳,我见到久别的哥哥,匆匆见面,又匆匆分离,不承想,这一别,竟阴阳两隔。

1939年,重庆的空军飞行学校招生,我正好赶上,就报了考。谁知道招考程序这么严格。持续了将近一个月,近乎苛刻的体检和学科考试才算结束,2000多名报考人员最终录取两名,我成为其中一名幸运者。接着就是一年多严格残酷的航空训练,飞机驾驶、轰炸、领航以及打电报等各种技能,在短时间内熟练掌握并精准操作。

毕业后,我以优异成绩考入“中央空军军官学校27期”,1942年春,我被优选到巴基斯坦深造。年底,我正式毕业,被编入“中美空军混合大队中国空军第一大队三中队”,当时是陈纳德任混合大队队长。我当时是飞行士,在印度、缅甸、泰国、老挝等国家上空作战,炸桥梁,打坦克……从1942年到1945年抗战胜利,我立下二等功和三等功,凯旋回国。

我记忆最深也是作战最久的是在印度,我们是驻印度远征空军,和日本进行航空上的惨烈战斗。在一次轰炸日军的战斗中,我们驾驶的轻型轰炸机一天之中炸毁了日军的三座防御桥梁,后来我们还炸毁了运载日军和大量军火的火车。没曾想,一颗子弹飞来,打在了我的脚上,由于死死地夹在脚骨之间,至今还有半颗子弹留在我的脚上,阴雨天会隐隐作痛。

我爱我的祖国,我爱共产党,为了捍卫中华民族的领土和主权,我不惜牺牲生命,我想用一首歌结束我的口述,“我是一个大丈夫,我愿意做黄河里的鱼,不愿做亡国奴……打倒日本法西斯帝国主义!”

本文来源:大河报·豫视频 编辑:丁丰林

免责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图片文字视频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       

0/200
留言
暂无留言